天国笑笑生

你好!我叫迟年

沧海月明:

—包丁藤四郎第一视角


    “对我再温柔一点啦,就像人妻那样!”


    人妻、人妻,总是挂在嘴边的词,每次含着欢愉和期待的心情,让它从心底飞跃到舌尖、再敲开唇瓣念出来时,听者大多会露出奇怪的表情——惊讶、哭笑不得,像在吃蛋糕时突然噎住了一般回不过神来,有时候还会被教训“这么说很失礼哦”…真是的,只是说出来了自己的喜欢嘛。


    我也不记得第一次是从哪里听来这个词,依稀记得当时因为学到了一个新的词汇兴奋了好久。印象里人妻就是温柔和善的化身,灵是魂中凝聚了糖果、柔风和暖融融被炉的人,举手投足间似乎都有清香从袖口飘出来,不止是因为她们的振袖里藏了系着花枝的信,更有优雅和体贴深涵其中。被这样的人轻轻抚摸头顶、甚至只被轻声呼唤了名字、投以一个微笑都是一种享受。如果她们给我美味的糖果,或者允许我躺在膝上假寐、轻轻拍拂我的背哼唱童谣……啊——那、那就是到达了白云之上的天国…!


     没有人妻不温柔、温柔的就是人妻,这两个词就应该画上等号呀。如果有谁真的会讨厌温柔的人,或者认为那份难得的爱是理所然当享受和可以无尽索取的财产,那他绝对、绝对是个笨蛋!


     搁浅的鱼儿渴求清澈的溪水,含苞待放的花朵等待能拂开心房的晨曦驻足,我对他人的爱与善意、温柔和关心也可以称为渴望。喂——你不要笑啦,这个词语用来形容我的心意一点也不过分。


    即使曾经困在火焰的囚笼里被熏烟模糊了双目、在昏暗肮脏的地下城埋藏许久昏昏欲睡时,我依然没有放弃细数一分一秒,望眼欲穿地盼望着、等待无数次理想的画面真真切切出现在眼前;坚信一定会有人撕破层层黑暗后找到我,让这百年之中从未间断的祈祷变成近在咫尺的现实。这也是塑成我——包丁藤四郎的重要部分。


     在花火簇拥下、翻飞梁上的和服振袖里不会伸出柔软的双手抚摸我,潮湿阴暗的地下大阪城里只能隐约听见怪物的嘶吼和虫豸的细微脚步声。我烧毁在遥远的往昔,真身陨灭在那场吞噬日月星辰和无数生命的大火;如今重生后又深埋地下迷宫许久不见天日。已经孤独了太久,久到几乎难以忍受。


     当缤纷绚烂的色彩赶走无尽的黑暗、尽数落入眼底时,一个伟大的决定就在怦怦跳动的小小心房中萌芽开花——在获得向他人肆意撒娇玩闹的权利同时,也要将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牢牢攥在掌心,和舍不得吃的水果软糖一起藏在包里。再狡猾奸诈的盗贼、粗鲁无礼的莽夫都别想从我手里将它夺走。


数月前我才重获了看到外界尽情奔跑的自由。从地下城离开时的激动还清楚地记得,抑制不住的欢喜像烟花般绽放,又一股脑涌上眼眶凝成热泪…你说没有看见? 哼哼,初次见面就哭鼻子一点也不帅气,我偷偷用袖子擦掉啦。


    请你收下这份炽热的依恋和干净澄澈、毫无保留的信赖吧。作为回报,即使前方有再可怕的敌军,我也会用茎刻吉光二字的刀刃将它大卸八块!从杀气腾腾的敌刀下划出生路,在战场上不仅要保全自身,更重要的是护您周全!


    嘿嘿…如果我能在六人队伍里脱颖而出,彼时可一定要发自内心地夸奖我,鼓励我哦。当然,能破例带我去万屋买点新奇美味的点心更好!


    再给我一块糖果、再对我温柔一点吧,那是能慰籍伤痛、支持我无畏前行的最大动力!

评论

热度(16)

  1. 天国笑笑生沧海月明 转载了此文字